CherishSam

愛誠真毅2013屆畢業生. 業餘美食Critic. 業餘鋼琴Soloist. 熱衷於羽毛球, 文學藝術, 攝影攝像. 極端主義者, 二元論者. 閒來無事走遍大街小巷思考人生.

<Private Teacher>人物劇情主旨分析


可以說,家銘是盤亙在晉熙頭上的一朵烏雲,也是晉熙本人的映照。正如文中家銘和晉熙有一定的共通點,但又有所不同,甚至說家銘就是晉熙內在靈魂的表現——孤獨、無聊、不信任、獨行。直到最後那驚悚的三個字——“張家銘”出現,一切都那麼尋常。而安安在整個故事中始終出現在電話那頭,並沒有出現,他只是充當一個中間人,或者說是人情沙漠中調解人的角色,因為並沒有什麼證據證明安安曾經存在。然而正因為安安,故事得以開始。

故事首先發生在咖啡廳,但如果改編成電影的話,故事可能會直接從地鐵或者公交車開始,然而細心的讀者就會發現,開頭和結尾有某種內在的關聯,這可以說是一種照應,也可以說是一種循環。因為中間所發生的一切事情可能都只是晉熙在咖啡廳時的臆想,而安安的來電亦真亦假,總之打破了平衡。於是故事開始了。晉熙穿得和往常有點不一樣,但他平常的穿著和家銘幾乎並無出入,這也正說明了他們倆的相通之處,因此晉熙在見到家銘時有著某種熟悉感,可以說是見到鏡中自我的熟悉,直到後面發現他是個單親孩子和內向而自閉的性格,他更堅信自己的感覺。但其實晉熙也一直在欺騙自己,哪怕他知道自己的性格弱點,但自我的麻醉卻令他舒服。

於是,晉熙和家銘的兩次家教中的擁抱和kiss都帶有了象徵意義。第一次和家銘擁抱的時候,晉熙並不情願,甚至是被強迫的,而且並沒有做好準備,而這一擁抱使得晉熙差點丟掉了家教的工作;第二次kiss晉熙卻是情願的,而且做好了準備,只是家銘又再次讓他出乎意料地做出“犯規動作”,然而這一次之後,晉熙居然開始享受這種感覺,甚至在離開之後一直希望能重逢,這和家銘期待晉熙能快點來上家教課也有共通之處。之後是高潮,也就是晉熙第三次來到家銘家上家教課,然後他一開始的差點遲到似乎已經預示了點什麼,然後是家銘家裡沒人,這突如其來的變故令他不知所措,他並不是個不守時的人,而他也不相信家銘是個不守約的人,因此之後的日子便在無聊與等待中度過,正如安安這個調解人所說的:“時間會給你答案。”但是時間卻流淌著死亡的味道。故事的結局在“張家銘”這如夢魘般的三個字中結束,似乎並未結束,之後的故事發展則留給讀者自己細細體味和想像。

總的來說,故事主要描繪了晉熙這一複雜的人物,他本身擁有許多負面的想法和性格特徵,但是又深深地埋藏在心底裡面。直到家銘的出現,他的生活開始改變,但到最後家銘消失之後,他才開始認識到自己的負面想法。而正如上文所述,家銘只是晉熙的一個倒影,但也可以說家銘是真實存在的。家銘是一個經歷太多的小男生,他並不直到生活的意義,因此學習對他而言也是罔極,而他的母親逼迫他復讀希望能考上高中。因為生在單親家庭,母親又寄予太高的期望,所以家銘平時並不愛和人交流,患有自閉症。我們並不知道他是否享受這種孤獨,但是至少他在等死的日子裡並沒有主動尋求死亡以求解脫。這種慵懶而無聊的日子最終被家教老師晉熙的到來所打破,於是他嘗試適應這種不平衡——用他的方式。我們可以猜測他第一次把晉熙按倒在床的衝動,這是個開放性題目,但至少他對晉熙並不懷有敵意,只是自閉的他不那麼容易信任別人。但眼前這個人卻努力給他關懷和信任。於是到了第二次,他嘗試用更親密的方式和晉熙接觸,出乎意料的,晉熙居然同意了。然而行為的越界結束了這種難得的親密接觸。到了第三次便是高潮,這更加是一個開放性的題目,因為最大的懸疑就在於家銘到底在不在家。然而最終的結果就是晉熙從一個人在咖啡廳回到了一個人在咖啡廳,那種無聊寂寞的日子又回來了。至於家銘的母親,她的出鏡時間並不長,但個性也非常顯明,首先就是晉熙覺得的“難纏的家長”,其次便是她衣著光鮮而又總是在外,顯然她經濟條件不錯,但是卻對家庭有種抗拒,似乎是受到過打擊。總之她並不算是一個反派人物,但是並不討人喜歡。

下面我們便可以談談家庭教師的主旨。首先就引人入勝的就是晉熙與家銘的靈魂對話。它所要表現的就是現代人的孤獨、無聊、不信任,不少人聲稱自己喜歡一個人,但是其實是找不到同伴的一種安慰。於是一個人在咖啡廳的晉熙渴望得到家教這份工作,通過家教課打破無聊生活的家銘也希望家教的日子能持續下去,儘管這一切有點如夢似幻,直到最後夢醒回到現實。所以現實只是拋給了我們問題,但是並沒有給我們以問題的答案,無聊的我們曾經嘗試去尋找解決問題的方法,但是無聊和慵懶就像巨鱷一樣吞噬這脆弱的希望,終究都只是幻想。所以無論我們如何掙扎,我們都還是如此無聊著、孤獨著、互相也並不信任,最終剩下獨自一人。

 

2015.6.12

陳鈞聖CherishSam

 

评论